新浦金350vip > 战略战术 >

世界正被一分成,普京总统努力三年底勉强白金汉宫交易

在前几天《原创丨普京1个月力扭乾坤,围绕打击IS的中东争夺大戏上演了!》这篇文章中,我们详细阐释了普京是如何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以一个二流国家能量打出超一流的组合拳,从而力扭世界乾坤,让俄罗斯由战略的极其被动到如今的战略主动。同时,占豪也判断,由此开始,围绕打击IS的中东争夺大戏也要上演了。

图片 1 资料图:克里与普京会谈

之所以这么说,原因是俄罗斯借军事介入叙利亚之机,已经改变了中东格局。中东的格局改变了,世界局势、秩序的变化与重组必然因此加速,这一点在最近几天体现得淋漓尽致。无论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俄罗斯总统普京或是美国国务卿克里,都在为这轮中东重组进行着激烈的外交竞争,至于欧盟内部也在加强就如何联合打击IS进行沟通。不过,有趣的是,只有中国依然以自己的战略为主,在南海稳扎稳打,沟通周边各国,有条不紊地推动自己的大国战略。

  在过去一年当中,克里三次访问俄罗斯,但相比之前两次,这次有所不同。据德国电视台报道,美国国务卿克里24日继续在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后,双方充满对对方的好评,赞扬在叙利亚冲突中的合作。

如今,世界好像正在被一分为“三”,美推动稳固自己的联盟体系为主,打击IS为辅,推动以谋取一己之私为核心的战略战术;俄罗斯以打击IS为主,构建新的联盟体系为辅,试图通过消灭IS实质性地确立在中东的战略玩家地位;中国则不与美、俄直接在中东直接争锋,只是推动自身的国家战略的同时,加强从政治视角在中东问题上的侧重。

  我们知道,在2014年到2015年几乎一年半的时间里,美俄的高层交往和经济交往几乎中断,俄罗斯陷入了乌克兰危机漩涡,而美国试图将俄罗斯困死在乌克兰漩涡之中。但是,这次克里访问俄罗斯的态度大变意味着美俄的关系正在回暖。美俄关系由尖锐对立转向回暖,不是普京向美国示弱的结果,恰恰是向美国示强的结果。那么,普京都干了什么,迫使美国最终还是与俄罗斯开始进行局部妥协了呢?我们不妨对此进行一个复盘。

这三个方向,美俄前两者明显具有很强的对立性,中国这个后者则守住自己位置的同时坚决“扶弱”。

  首先,我们知道,美俄的危机源于2013年9月普京用军事支持叙利亚为要挟迫使奥巴马放弃了空袭叙利亚的计划。由于普京的强力组织,美国2013年12月即展开对俄罗斯的报复,启动了支持乌克兰反对派发动街头暴动的计划,并最终推翻了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政权。

针对前两者,我们不妨看看最近美俄的外交动作。

  自此,乌克兰陷入内战。俄罗斯为了保住自己黑海的战略利益,迅速支持克里米亚亲俄势力完成了克里米亚的独立,并在独立后加入了俄罗斯。这次事件彻底激化了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在美国的推动下西方对俄罗斯进行了严厉的经济制裁,俄罗斯经济由此陷入了衰退。与此同时,俄罗斯不得不应付东乌克兰的内战,东乌克兰的战乱又进一步打击了俄罗斯的经济。俄罗斯陷入了一场战略困局之中。

美总统奥巴马和国务卿克里一唱一和,好似打击IS是“假”,将包括IS在内的一些武装统一收变成叙利亚反对派I是“真”。奥巴马在11月22日访问马来西亚参加东盟峰会时的记者会上发誓,一定会摧毁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他同时呼吁道,世界各国人民不能屈服于对恐怖主义的恐惧。奥巴马还强调了美国打击IS的盟友,包括澳大利亚、日本与韩国等。为了再恶心一下中国,奥巴马还将我国台湾地区称作美国亚太反恐的“盟友”,马英九政府赶紧澄清不会参与军事打击,可以提供人道主义协助。

  当时的局面,俄罗斯虽然得到了克里米亚,但战略上、经济上、军事上都很被动(当然,如果不拿克里米亚将会更被动)。记得当时占豪曾在占豪微信的文章中分析过,俄罗斯要想解开乌克兰这个扣,必须将乌克兰问题拿到中东解决。因为,中东是美国世界权力结构的中心,俄罗斯只要在中东拿到筹码,就有了和美国交易的资本。否则,仅仅是就乌克兰问题谈乌克兰问题,将永无结果。但是,普京当时并没这么做,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伊核问题还没有达成妥协协议,俄罗斯在中东如何下手还缺少计划和相应准备。

与奥巴马在亚太继续招呼盟友一样,克里也在中东“招呼”盟友。据媒体报道,克里正准备与沙特、阿联酋的高级官员举行会谈,商讨如何“统一”叙利亚反对派等相关问题。 何谓统一叙利亚反对派?就是将反对派纳入到美国体系当中。那么,哪些是所谓“温和的反对派”?哪些又是包括IS在内的极端组织?恐怕很难有一个统一认定的标准。在美看来,恐怕不管是不是IS,只要愿意投靠美国,都可以纳为“小弟”,都可以被视为未来对叙利亚改朝换代的力量。所以,克里要和包括沙特、阿联酋在内的国家商讨,如何将这些组织进行“收编”。别忘了,收编可是需要成本的,这个钱沙特和阿联酋得出。

  在此期间,普京做的选择有两个:一是加强准备工作并继续等待时机,二是加强包括与中国在内的非西方国家的关系。普京的军事准备工作是自2014年下半年即展开对叙利亚北部各方力量的侦察。在经济上的应对则是加强与中国在内的非西方国家的关系后,如此俄经济形势虽依然严峻,至少不至于说在西方的制裁下陷入经济崩盘和社会崩溃。在俄罗斯站稳脚跟后,在伊核问题达成协议后,普京终于找到了机会,并展开了实质性行动。

最近,IS已经在世界进行了多起恐怖袭击,各地反恐形势空前严峻,以美为首的一些国家还有这种收编IS的投机心理,真是让人无语!可以预见,随着形势的发展,相关国家未来必然还会再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2015年9月底,俄罗斯在准备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后,只用一个月时间就迅速完成在叙利亚军事部署,并展开了对IS和叙利亚反对派的空袭。仅仅数月时间,俄罗斯即重创IS和叙利亚反对派,并把叙利亚反对派打得节节败退,最终迫使美国走向谈判桌。

反观俄罗斯,一方面,在军事上继续加大打击IS的力度,借当前有利于俄罗斯的局势,继续扩大在叙利亚的胜利果实。根据俄罗斯国防部的表态,在过去5天时间里俄军炸毁IS一千多辆运油车辆,一个多月来俄罗斯一共炸毁叙利亚极端组织IS和胜利阵线三千多个目标。另一方面,普京访问了伊朗,并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举行了会谈。据报道,双方就建设性内容展开对话,俄总统发言人表示,双方交流超过预定时间,持续一个半小时以上。

  在取得成效后,普京又和美国达成停火协议,之后突然宣布撤军促使美国国务卿克里访问俄罗斯,并作出和俄罗斯进行叙利亚和乌克兰交易的姿态。那么,可能很多战友会问占豪,普京是怎么抓住这些机会的?这背后有什么逻辑呢?今天我们就再对这些表面事件背后的另一层逻辑进行一个分析,供战友们商榷参考。

普京亲自访问伊朗,恐怕接下来俄伊动作不会小。很显然,虽然联合国安理会已全票通过打击IS的决议,但美、俄依然很难达成就打击IS的一致,何况美还在与中东盟友商议收编IS的“计划”。所以,普京正在做的是,战场上通过加强打击以争取主动,而地缘上则是推动伊朗在未来打击IS的进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占豪认为,普京访问伊朗很可能是推动伊朗更大规模地派地面部队进入伊拉克、叙利亚打击IS,与俄空天部队形成战术配合。普京给哈梅内伊带去的礼物是一本古老手稿的《古兰经》,这很显然是有让伊朗领导什叶派“干点事情”的意思。

  我们知道,美国最初是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权的,这是从2011年“阿拉伯之春”运动就开始的事情。但是,叙利亚反对派实在是太不堪用了,哪怕西方派出雇佣兵(巴沙尔政府曾抓住过一批法国雇佣兵,后来怎么处理的没有看到进一步的消息)帮其打仗都打不赢,被巴沙尔政府打得丢盔弃甲,直到2013年9月濒临崩溃。奥巴马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才最终做出要空袭叙利亚的决定。因为,在白宫看来,如果让巴沙尔政权彻底把叙利亚反对派干掉,则美国在中东的一些计划就将彻底搁浅。所以,奥巴马想亲自上阵空袭叙利亚。然而,普京军事支持叙利亚的威胁让奥巴马政府担心再次陷入战争泥潭,最终空袭计划不了了之。

美俄在围绕打击IS进行着激烈的权力博弈,欧盟国家当中,虽然法国总统奥朗德试图将美俄打击IS的力量“协调”到一起,但好像俄罗斯更愿意和法国合作,而美国对法国则爱答不理的。不过,英国首相卡梅伦访问法国,就打击IS进行商谈。很显然,代表欧盟的法国一定是想借这次巴黎空袭登上中东权力争夺的谈判桌,而英国可能更加希望法国依然维持在美国的体系以内而不是向俄罗斯过于靠近。考虑到实力因素,再考虑到欧盟内部的意见分歧,代表欧盟的法国恐怕很难达到目的。

  与此同时,在伊拉克、叙利亚的IS开始在2014年初快速崛起,不断攻城略地,并最终开始形成非常强大的势能,差点攻占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之后,美国就试图利用IS来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哪怕伊拉克政府在2014年6月向美国求救时美国也无动于衷。直到2014年8月份,IS攻打到了美国在中东的干儿子——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美国为了救库尔德武装才开始空袭IS。但所谓的空袭,不过是将IS恐怖分子往叙利亚赶而已。接下来我们就看到,IS在叙利亚不断攻击巴沙尔政府军,巴沙尔政府军退守首都大马士革附近,政权存续到2015年下半年已岌岌可危。为了达到加速巴沙尔政权崩溃的目的,无论是美军还是英军,都曾对IS进行过空投武器和物资,美其名曰“误投”。

美俄虽然都在“积极”反恐打击IS,但他们从现在情况看很难形成统一的反恐阵线,美依然在噼里啪啦打自己的小算盘。就叙利亚对俄罗斯的战略意义而言,俄罗斯又不可能做根本性的让步,所以未来的形势恐怕会是这样的格局:美俄都会打击IS,不同的是美边打击IS和其它极端组织边将其收编到叙利亚反对派;俄罗斯则是真打,实打实地是要消灭IS和其它极端组织。如此一来,当IS部分力量被美收编,俄罗斯打击IS也进入一个阶段,最终依然是美俄为首,围绕叙利亚的局势进行讨价还价。

  美方的想法是,既然自己不能空袭干掉巴沙尔,反对派又不堪用,那就让IS来推翻巴沙尔吧。待巴沙尔政府被IS推翻,美国再打着反恐的旗号干掉IS,接着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接管叙利亚了。到那时,美国是打着正义的旗号干这件事的,谁也说不出来什么。

如果双方就叙利亚的局势仍然无法谈拢,那么中东的IS可能就暂时难以被消灭。若形势再次陷入僵局,那么中东就变成了美、俄进一步掰腕子的格局。一旦真的形成僵持格局,考虑到俄罗斯的持久力,则中东必然爆发新的角力“风暴眼”。关于下一个风暴眼之前我们分析过,大概率是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冲突激化。

  其实,美国和伊朗达成核协议,其很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想用这一手段稳住伊朗,然后继续孤立巴沙尔政府,加速IS推翻巴沙尔政权的步伐。事实上,美国投入5亿美元训练一万五千叙利亚反对派的计划,也是想在IS推翻巴沙尔政权后迅速以这些兵力干掉IS。结果,这些人比白宫想得更激进,训练完了直接拿着美国给的装备加入IS了。美国训练的所谓反对派武装加入IS的数量至少五六千人。总之,当时白宫的计划是,借IS的力量赶紧推翻巴沙尔政权,然后做螳螂背后的那只黄雀。

至于中国,思路与美俄完全不同。中国一方面是“经略周边”,特别是在加强南海控制与出击印度洋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另一方面,中国是加大力度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并将相关配套措施尽量快地落到实处。

  眼看,白宫借刀杀人之计就要成功了,奥巴马估计正在计划着自己这只黄雀什么时候出击合适,突然半道杀出个普京,直接军事介入叙利亚,打击IS。美国是没有想到俄罗斯会这么做,明显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待美国反应过来,进行更多布局后,俄罗斯的阶段性战略目标也已经达到了。这就是普京下令撤军,奥巴马立刻派克里到莫斯科谈判的内在逻辑。

很显然,中国选择了和美俄完全不同的路,这世界好像也正因此被一分为“三”,即美在不断整合盟友以维系全球霸权,俄罗斯则是为了推动自身战略正在中东方向突破美国的全球霸权,中国则在经济方面在尽量地推动新经济游戏规则的落地,这三条线中俄显然”一文一武“是互补的。

  当然,奥巴马之所以想和普京进行妥协,还有如下原因:

事实上,当今世界正在被大国角力”撕裂“,秩序正在因此而加速重组,各小国为了平衡,不是东张西望就是对大国进行两边讨好。占豪一直认为,谁能在大国博弈中保持战略定力,率先在经济领域的可持续发展动力方面获得突破,那么谁就将成为未来世界发展的领导者。

  一、奥巴马任期不到一年,不想留下烂摊子影响民主党选举。

所以,个人一直认为,中国在世界格局和形势仍然极其不明朗的情况下,应继续维系在某些层面上保持稳健和模糊,而在实质性的动作上则要毫不含糊。譬如,在支持俄罗斯方面中国要毫不含糊,在南海的行动要毫不含糊,在印度洋的行动要加速推动,在”一带一路“战略落实方面要加大力度推进······只要中国做好这些,然后在一些地方用政治手段玩四两拨千斤的游戏,那么中国就能在等待中尽量地消耗对手而保存自己的实力,同时又能在关键时刻出手进行平衡。面对未来”三“个世界发展方向,中国应保持战略定力,以自己的国家战略为发展方向,继续通过给予相关国家经济战略上的联合以以换取更多的深入合作与融合。有人建议中国出兵叙利亚,就现阶段而言,个人不赞成出兵,原因是叙利亚虽然对中国很重要,但并非中国的战略核心利益,中国应仍以自身的战略核心利益进行布局与落实。至于叙利亚,与其直接出兵,不如更加有力度地支持俄罗斯、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就当前而言,中东的争夺越激烈,战略上对中国越有利,中国在经略周边方面将会更加从容。

  奥巴马现在是最后不到一年任期,美国今年是大选年,下半年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将开始为抢总统大位而展开角逐。民主党的总统奥巴马自然不想共和党拿叙利亚说事,所以就想赶紧先粉饰太平,把这事暂时达成个妥协再说。普京也正是抓住了奥巴马政府的这一心理,才会如此主动地撤军以显示诚意。

另:厨娘的《原创丨占豪的选择与厨娘的成全》这篇文章引发很多老战友的共鸣,七八百条的留言与祝福,其中很多都是同行多年的老战友。由于50条限制,不能将战友们的评论都显示出来,但厨娘看后不禁感慨,同行多年,大家的确彼此懂得!

  二、普京留有余地,美国也就不想冒险了。

  普京对美国是留有余地的,这一点从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喊出巴沙尔别想收回所有领土即可知,俄罗斯是将叙利亚的一些地盘准备让给美国势力以换取美国在乌克兰的让步。这实际上就是在告诉美国,我们可以在叙利亚进行势力割据,你占一片,我占一片。如此,也就是普京给美国留有余地,而普京的要价就是,美国需要在乌克兰问题上与俄罗斯交易。俄罗斯留有余地,美国也就不想再盲目冒险了。试想,如果在奥巴马最后一年,让土耳其、沙特全部卷入战争,这个局面对民主党选举是很不利的。而沙特、土耳其迄今为止也没有敢进一步冒险。

  三、美国想先稳定在叙利亚的战略地位。

  美国正在抓紧时间在叙利亚北部库尔德地区建军事基地和机场,一旦建成即意味着美国在叙利亚有了军事存在。试想,在没有动用美国地面部队的情况下,奥巴马政府竟然拿到了在叙利亚建机场的机会,这不但可以巩固美国在叙利亚的战略地位,也是奥巴马炫耀的政治资本。当然,这一切其实是俄罗斯打下来的,正是俄罗斯打击IS才打出了空间,美国才能在叙利亚北部建军事基地。对美国来说,虽然没有得到整个叙利亚,但美俄共同掌控的叙利亚也比叙利亚反对派被消灭强得多。至于以后,留给下届总统解决即可。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普京在乌克兰陷入内战之后战略上是非常被动的,可以说如果长期持续下去,俄罗斯将可能被拖垮。但是,普京通过奇兵出击叙利亚,从IS手里夺下了与美国交易的政治筹码,并且迫使美国最终考虑选择和俄罗斯进行交易。这就是普京的政治能力。

  由此也说明一个道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里,要想成为赢家,非得掌握话语权不可,而话语权则来源于自身的实力以及如何运用自己的实力。在这方面,俄罗斯给中国不少启示,值得我们思考。当然,中国也有自己的手段,譬如在南海,中国就坚持一个原则: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种岛!种岛!种岛!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种扮猪吃老虎的做法。但我们除了这些手段,在必要的时候也应该学学俄罗斯这种奇招获胜的办法。(占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