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金350vip > 军史 >

西原战争为1974年青春优秀总进攻拉开序幕新浦金350vip,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军队精粹的代表

人民军队报:《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的巴黎协定于1973年1月27日签署后,在南部战场上的敌我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改变,战局利于我而不利于敌......

人民军队:西原地区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位置。因此,美伪确定,将其建设成为一个庞大的战略基地......

人民军队报:《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的巴黎协定于1973年1月27日签署后,在南部战场上的敌我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改变,战局利于我而不利于敌。在此背景下,我党中央政治局从1974年12月18日到1975年1月8日召开的会议已正确评价情况,掌握战略性时机,从此下定决心:动员全党、全军民在1975、1976两年内加大军事、政治、外交斗争,快速且全面改变在南部战场上的力量对比,致力战局对我有利;快速完成各方面准备,实现总崛起总进攻,消灭伪军,粉碎地方级乃至中央级的伪政权,夺取政权,解放我国南方。如果于1975年初或年底有时机,就在1975年内实现解放南方。

人民军队:西原地区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位置。因此,美伪确定,将其建设成为一个庞大的战略基地,企图截断我方北南支援线,从此打败印度支那三国抗战事业。敌人西原地区部署23号步兵师,7个特务兵营,36个安保营,4个装甲车团等;武器装备来自敌军第二军团和第二军区的大炮230门、战机150架等。总体上,敌人在西原北方密集部署兵力,其在南方的兵力不多。

解放军的坦克闯开伪政权独立宫大门

我军于1975年3月在西原战役中攻占邦美蜀镇梅黑帝军营

在中央政治局的领导下,我方于1975年春季开启总进攻战役——“胡志明战役”,完全解放南方,统一祖国。该战役充分体现越南军事的精华,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其一,创造力量优势的艺术,以巨大力量的优势打敌。在胡志明战役中,为了完全把握胜利,我党已确定,合理部署兵力,以巨大力量的优势打胜仗。在西原战役中,总体上看,敌我力量势均力敌。我军没有空军,然而,在邦美蜀进攻方向,我军部署的步兵比敌军的大4.5倍;装甲车数量达5.5倍;炮兵数量多达5倍等。我军以上述优势获胜,还消灭在7号路撤军的敌人。在治天-顺化战役和岘港战役中,我军仅在主力单位方面有优势。其余的地方力量、炮兵、坦克、装甲车等方面,敌军都有优势。在西贡——伪政权的首脑中心,我军集中庞大力量,军力单位比敌军的大1.7倍;集中单位大3倍。上述合理且具有科学性的兵力部署为我军创造明显优势,有利于快速进攻,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任务。其二,有创意地运用战役战法。在胡志明战役中,根据敌我力量对比、地形等方面,我军进行了适合的战法。我军最独特的战法是突击等具有高效益的战法。在各大战役中,我军采取两种战法。第一个是先后逐渐消灭敌各师,攻占各目标,进而消灭并粉碎敌全部力量,解放全部战役空间。该战法在西原战役、治天-顺化战役和岘港战役中得以有效采取。在西原战役中,敌人意料不到遭受我军进攻。我军攻占邦美蜀市镇。我军继续打败反突击的敌人,追打逃跑的敌人,消灭大量工事外的敌军,完全解放西原地区。在治天-顺化战役和岘港战役中,我军攻打了正在战略性收缩的敌军,其后主动切断各区域,包围并消灭敌各个重要兵力;快速部署机动力量先后攻占顺化、岘港等市,粉碎敌力量,进而完全解放中部各沿海省市。第二个战法:完全消灭在外缘防守的敌军,同时深入攻占内部目标,消灭并粉碎敌人全部防御集团,在最短时间内解放战役空间。这种战法在胡志明战役中得以使用。我军围攻西贡,采取疑兵、造势、围攻、切断、突击、迂回等战法,突击消灭外缘敌军。与此同时,突击市内中心攻占独立宫、伪政权总参谋部、新山一机场、首都别区、警察总部等5个重要目标,迫使敌人无条件投降。其三,在巨大规模作战中全面发挥各军兵种协同力量的艺术。在1975年春季总进攻战役中,我军在很大程度上有效发挥各军兵种协同作战的综合力量,消灭敌军各个主力师,粉碎敌各个战略防御系统。坦克-装甲兵联合步兵突击深入攻占各主要目标并追击敌人。特种部队深入市内各重要目标;攻占并保护大桥等重要地点;为各单位深入攻占作掩护。防空部队履行袭击敌机,维护领空安全,维护战役队伍安全,打敌空、海、步兵。炮兵部队发挥火炮力量,为步兵和坦克联合进攻做支援;打敌空降和敌逃跑兵。空军部队出色完成物资运输等任务,尤其是成功袭击新山一机场,为最后一场战略决战出色完成军兵种协同作战任务。工兵、通信、运输等力量也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为战役获胜作出重要贡献。其四是,将进攻与崛起结合、三军协同作战、将主力部队进攻为核心的艺术。主力部队全面进攻与地方群众崛起是1975年春季总进攻战役的特色艺术。一方面,主力部队的进攻协助群众崛起。另一方面,群众崛起又服务于分散敌部署,开创新的进攻方向,强化地方武装力量,创造消灭敌人的时机,向着胜利前进。这是政治与军事斗争以及游击战与正规战相结合的必要结果。其五,灵活且创意性地采取战法的艺术。在1975年春季总进攻战役中,我党中央军委和总司令部已灵活且创造性地采取各种战法,如:让敌上当;在工事内外打敌;在山区、农村、平原、都市等地区打敌。值得一提的是军兵种协同作战攻打敌军各大基地。巨大规模协同作战战法被运用于邦美蜀、顺化、岘港、西贡等战役中,充分体现越南革命战争艺术中战法运用的顶峰。其六,扩大宣传造声势的艺术。扩大宣传造声势的艺术也是1975年春季总进攻的独特之处。我军取得了一个接一个胜利。各个胜利互为有益补充,及时扩大战果的宣传和声势,根本改变战役局面。1975年春季总进攻战役就是越南人民战争的顶峰。其中军事艺术的独特战法丰富了胡志明时代的越南革命军事艺术,为当今建国卫国事业留下众多宝贵经验教训。

在认真贯彻落实我党中央政治局关于在1975年解放南方决策的基础上,中央军委常务委员会于1975年1月召开会议,决定开启西原战役,目标为歼灭敌重要兵力,解放得乐、富本、光德等西原南方省份,从此为南部战场创造新的战略局面。西原战役由黄明草中将为司令、登武侠大校为政委;参加战役的有10号、320号、316号、3号、968号等5个步兵师,25号、95B号、271号、95号等4个炮兵团,198团,14号、27号两个特种营,232号、234号、593号等3个防空团,273号坦克装甲团,7号、575号等2个工兵团,29号通信团等以及得乐、嘉莱、崑嵩、光德等四省武装力量。1975年3月初,西原战役司令部调动968师在西原北方地区打疑兵战,迫使敌23师要将部分兵力从邦美蜀转到崑嵩和波莱古来应付。

作者:越南军史研究院院长阮文暴大校、博士

我军按计划于3月4日正式开启西原战役。3月4日至9日,我军截断敌在19号和21号路交通线,打断西原和中部沿海地区的联系;攻击14号路,打断西原北方和南方的联系;于3月8日和9日分别攻占纯敏郡和德立郡;让邦美蜀陷入被彻底孤立状态。3月10日和11日,我军进攻邦美蜀市镇,打胜了战役第一个具有关键性的一战。3月14日至18日,我军在农寨-诸菊战场粉碎了敌23师反击战,打胜了战役第二个战略性的一战。敌受惨败,于3月15日沿着7号路撤军崑嵩和波莱古,聚集在第五区沿海平原地区。我军不失时机,分别于3月17日至19日和3月24日进行周柔和巩山两战,追击并消灭敌大部分逃跑军,打胜了战役第三个关键性的战斗。此后,我军进军南中部地区,配合各地方军民解放富安、庆和两省,于1975年4月3日结束西原战役。在该战役中,我军打败西贡第二军团-第二军区军队,消灭共2.8万多名;收留并摧毁敌战机154架、军车1096辆等,解放崑嵩、嘉莱、得乐、富本、光德等五个省及南中部地区若干沿海省份。西原战役为1975年春天崛起总进攻拉开序幕并获得大胜,在军事和政治方面都具有重大意义,体现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正确选择进攻方向和主要进攻目标。这些都是每一个战役获得胜利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在西原战役中,我方分别将西原南方地区和邦美蜀选为主要进攻方向和主要进攻目标,我军打中了敌人的要害,消耗了大量敌兵。实践表明,在邦美蜀这场战斗中,我方利用各方面的顺利条件,大力调动兵力,以合成兵种力量开展一个大规模的战役,打乱了敌防御阵势,迫使其撤离崑嵩和波莱古,为战役获得最终胜利创造极其重要条件。其二,我方巧妙利用疑兵艺术,完全保持主动进攻之势。我军968师配合崑嵩、波莱古两省武装力量在北西原地区开展多场疑兵战,让敌人以为我方选该地区为主要进攻方向,吸引敌军大量主力军和机动兵赴此地交战。在此背景下,我军在南西原地区进行大规模战役,让敌措手不及,很快遭受失败。

其三,我方在主要进攻方向和主要进攻目标方面筹集力量,在兵力方面创造明显优势。在西原战役中,我方调动了国防部14个主力步兵营,配合第五军区、东南部地区主力军以及各地方武装力量28个步兵营等。在邦美蜀开头战中,我军数量比敌方的多了五倍,一步步营造包围阵势,逐步攻击敌军据点。在第二个战略性战斗中,敌我力量相差不多;在第三个战略性战斗中,我方力量甚至比敌的少,然而那时我方具有主动进攻之势,所以仍然获胜。

其四是战役战法的巧妙利用。我方灵活展开多种作战方式,如:截断交通路线,攻占市镇、基地,反突击战、拦截逃兵之路等。与此同时,我方在进行多场疑兵战的同时,在主要进攻方向——南西原地区以及主要进攻目标——邦美蜀等筹集主力军力量,营造兵力优势,进行包围战、各兵种协同作战等,使敌各基地被孤立并逐步被消灭,从此粉碎敌在邦美蜀的防御系统。西原战役大捷在敌我力量对比及战争战略优势方面给我方创造很大优势,让敌陷入被动防御状态,鼓舞我国军民在南方全战场上开展战略性总进攻,为1975年春天崛起总进攻获得最终胜利奠定坚实基础。

越南军史研究院杨亭立博士

尚德胜利——我军作战水平的突破发展

1972年河内-海防防空战役的独特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