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金350vip > 军史 >

1968年戊申春季在西贡,1968年戊申春节崛起和总进攻

人民军队:1965年,美帝国远征兵及其盟友士兵直接参加越战,将越南战争规模达到空前水平......

人民军队:在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中,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标志着越南军事学说的新发展步伐。 “1968年戊申春节总进攻——决定性转折点与历史教训”国家级科学研讨会在胡志明市召开

人民军队:1965年,美帝国远征兵及其盟友士兵直接参加越战,将越南战争规模达到空前水平。美帝国增兵,增加军费,在越南战场展开大量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截至1968年初,美帝国直接参加越战共48万名;其各盟军共6.88万名。加上驻军泰国、日本、菲律宾、第七舰队、第六舰队一部分等地的美国士兵,共有80万名美军士兵以及雄厚的越南共和国军队直接参加越战。

首次我军在广泛战场上组织和一律发动进攻,集中于南方各都市,重点在西贡-嘉定、岘港和顺化,但仍保守秘密因素,捣乱敌军在全南方的战略部署。

进入顺化的解放军为1968年戊申春节崛起和总进攻做准备

1968年戊申春季在西贡-嘉定总进攻和崛起的独特之处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美帝国以士兵数量多、先进武器装备等优势,在越南南方战场疯狂展开“寻找并摧毁”战略,高峰为1965-1966和1966-1967两次旱季侵略行军,但其没有达到预期目标。1965-1967年阶段,美军力量已经明显衰弱,不得不从战略反攻和进攻战略转到在全战场上的被动战略防御状态。我方获得了许多胜利,革命事业取得新进展,然而尚未彻底改变战争局面。出于战场形势以及国内外情况,我党、胡志明主席和我军于1967年底决定将南方革命斗争攀上新高度。在再三考虑进攻都市方式、群众起义力量等基础上,我党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了由总参谋部制定、经中央军委审批的崛起和总进攻计划。重点战场被定为西贡-嘉定、顺化、岘港;9号路-溪生战场为战略配合作战。具体为,我方主力军在9号路-溪生与敌战略力量交战,把其控制在该战场。与此同时,我方在南方全区域各市、镇开展战略性进攻,结合群众在各都市和农村地区的崛起;将西贡-嘉定、顺化、岘港等为重点战场。1968年1月20日夜间,我军各主力军师开始进攻了溪生。美军驻南方指挥部立即调动空中骑兵师属下12个营、101空运师、越南共和国海军陆战师等力量赴9号路交战。在溪生战情激烈的时候,我军于1968年春节除夕夜和初一夜,对不备之敌实施了进攻,对西贡及其他4个城市、37个市镇及数百个镇的四个敌军团司令部、大部分师级司令部、30个机场和近100个后勤基地等进行进攻,让敌人措手不及。西贡-堤岸——美帝国和越南共和国的战争指挥中心是1968年戊申春节崛起和总进攻的重点。在此地区,我军进攻了美国驻南方大使大厦,新山一机场,首都特别区,警察总部,1号、9号、25号和101号等美步兵师指挥所。数十万名群众进行崛起,在市内许多主要街道夺得长期控制权。在美大使大厦区域,我军仅仅17名特工部队已与美方军警和跳伞兵开展了长达6个多小时的交战。该事件震惊了美国政界和民众。在治天战场上,我军进攻了灯屋、警察总部、省长大厦、美军援越司令部、知邮、古城、罗往、49高据点等地。赵峰、海陵、石渡口等地群众纷纷崛起,同地方军在浓桥、石渡口等区域包围敌军;控制了1号公路从延生至美正的路段;打断1号公路从岘港至顺化的路段;摧毁二桥、淡水桥;解放二桥、Truồi等若干沿海要地等。在顺化市,我军进攻占领大多数敌军指挥所。群众同主力军协同作战,消灭敌军,建立基层革命政权,巩固防守阵地。敌军强烈反攻。每一个街道,每一栋屋子等,敌我双方反复争夺。为了保全力量,我军于2月25日撤离顺化。我军民已有25个昼夜控制了顺化市。不备之敌受到强烈进攻,所以措手不及。其将力量聚集在都市,放松对农村地区的管控力度。趁此机会,当地武装力量与群众协同解放许多大区域。在我国抗美救国战争中,许多人还以为,我方“崛起和总进攻”仅在1968年戊申春节期间进行。然而实际上,这被视为1968年“崛起和总进攻”的第一个阶段。其第二和第三个阶段分别于夏天和秋天进行的。据解放南方各武装力量指挥部于1968年12月20日发表的公报,我方消灭了越南共和国、美军及其盟军士兵共63万名左右;消灭敌军一个旅、七个团和步兵营;18个装甲支队;摧毁敌各类军车共1.3万辆,船艇1000艘,弹药库700个,大炮100门;摧毁敌军据点1.5万个左右等。在我国军民打败美帝国在北方的第一次破坏战争的同时,1968年崛起和总进攻的胜利完全打败了美帝国“局部战争”战略,粉碎其的侵略企图。这为越战创造极其重要的转折点。其让美帝国明白了一点,即绝对不能使用武器打败越南民族。在此背景下,美帝国不得不参加巴黎会议,就美军撤离越南南方、结束战争等问题进行讨论。与此同时,还为美帝国“灵活反应”战略走向终结,对美国国内军事、社会等产生全面影响。1968年戊申春节崛起总进攻永载民族史册。其就像一个不朽的英雄歌,给我国人民战争军事艺术提供许多宝贵借鉴,在很大程度上为我国军民完全解放南方,统一祖国作出重大贡献。作者:阮玉算(越南军史研究院)

我党敏锐把握机遇,及时提出正确、创新的战略主张。

在越南南方,美伪军1965-1966年和1966-1967年两个旱季的战略反攻遭到惨败。在北方,美帝国空军和海军的破坏战争也被我国军民给以致命的打击。美国政府内部被严重分歧。反战浪潮在美国各地纷纷兴起等。再说,1968年是美国总统选举年——政治敏感时期。这导致时任美国总统约翰孙要慎重提出决策,尤其是越南战争路线,旨在争取选民的支持。

战场上的实际情况已把美帝国置于进退两难境地。

解放军、别动力量和特工力量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西贡前的宣誓仪式

关于我方,南方军事和政治力量已发展强大,各武装力量已有了突飞发展,运用独特、灵活的作战方式,消灭大量敌人有生力量。我军维护和扩大主动权,对各军事基地和市镇形成包围阵势,推动在都市的政治斗争。

1968年1月越共中央第十四次会议确定总进攻和总起义的战略目标是消灭和打垮大部分伪军,推翻各级伪政府,为人民夺取全部政权;消灭一部分美军和战争设施,使美军不能实施政治和军事任务;在此基础上粉碎美帝国的侵略意志,逼迫美军在南方失败,停止对北方的各战争行动。

这是我党的大胆、正确和及时的主张,体现把握战略机遇的敏锐思维。

更具独特的是,我党选择总进攻和崛起时间定为春节除夕之夜,是敌军主观松懈防备时间。实际上,伪军仅在单位留下50%人员。这对我军攻打各目标创造便利条件。

大胆选择猝然进攻方向和目标,采取适合、有效的进攻形式和方法。

此次总进攻,我军主要进攻各城市,尤其是集中美军和西贡伪军军事和行政机关的西贡-嘉定、岘港和顺化等大城市。我军直接进攻敌军的要害,让敌军暴露军事上的失败和战争行动中的薄弱。

驻越南南方的美军总指挥威廉·威斯特摩兰承认:“越共已把战争带到各城市和都市,导致伤亡损失,经济被破坏,各训练中心被关门。实际上我们要承认,对方已向越南南方政府给以严重的打击”。

在西贡-嘉定,主要进攻目标是西贡军队总参谋部、独立营、广播电台、美国大使馆、海军司令部、首都别区、警察局等美伪军集中力量和敏感地点。攻打这些目标将会造成巨大反响并对战争局面产生巨大影响。因此,这是我军的一个大胆决定,从美军在南方参战以来未被实施。

与此同时,我党还选择独特的进攻形式和方法,即以不同形式和不同力量,在各战略地盘上一律进行总进攻和崛起形式,逼迫敌军要分散部署力量。在西贡-嘉定分为六个分区,我军组建成5各进攻方向,直打西贡市内。许多干部党员被秘密派遣到西贡,研究目标,建立基层组织和保藏武器,近400个革命基层和武器库在西贡市内得到秘密建设。

1968年戊申春季事件已创造了一个新战略进攻形式,凭借不多的力量,在全南方规模各战场配合一律进攻,营造战略性的效应,完全改变抗美救国斗争局面,动摇美帝国的侵略意志。原美国驻西贡大使泰勒在回忆中写道,1968年春季进攻给我带来意料之外的并不是对方开展一场大进攻,而是他们同时开展那么猛烈的多场进攻。

动用精锐力量猝然进攻美伪军的头脑机关。

1968年戊申事件在敌军力量仍有50万多,战争机器仍有效,战争潜力仍强大。为了实现摧残美帝国的侵略意志的战略目标,我党主张动用精锐力量,使用强兵力和火力攻打敌军主力兵团和各城市,为城市和边缘区群众崛起,配合军事力量消灭和打垮西贡政府头脑机关,彻底瘫痪美帝国和西贡政府的战争机器,把敌军后方和战争储备基地成为我军后方和储备基地,改变有利于我军的力量对比等创造便利条件。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西贡-嘉定军区被任命组建特工力量和别动力量,具备保障条件,拥有足够能力同时、突然攻占敌军头脑机关。

1968年1月30日晚和31日早晨,南方军民在四大城市一律发起总进攻和崛起,重点在西贡-嘉定。我军主力部队单位攻占各目标,牵制敌军各主力师、旅和团单位,为特别精锐力量突然攻占敌军一些中央头脑机关创造便利条件。

配合特工和别动力量,各分区的各尖刀营越过敌军密集堡垒系统深入城市进攻敌人。除主力单位的进攻外,班、排和连规模的地方民兵游击已配合各分区部队进攻敌军堡垒系统。我军主力师、团单位在外圈拦截,不让敌军主力单位增援边缘区和城区,为各尖刀营守住后方。

面对我军猛烈、突然和广泛的进攻,敌军只好调动力量解救都市,放弃广泛的农村地区。把握机遇,解放武装力量已协助各地方人民一律崛起,攻打敌军在农村、平原和山区的政权系统;消灭和打垮大部分敌军有生力量和战争设施,捣乱美军和西贡政府的军事战略。

发挥民心阵势,组建各力量 的紧密配合,在大规模的范围上营造力量。

在西贡-嘉定,民心阵势得到深广的开展。群众已积极为战役做准备。群众人民的高度决心意志、爱国之心与独立、自由和统一渴望是越南人民战争在总进攻和崛起的巨大力量源泉。

此前,城市已组建了包括325各工人和劳动家庭的19各政治基层。妇女、青少年、教职员、艺术家和农民等力量积极战斗与协助武装力量和政治斗争力量。

总进攻和崛起已肯定群众人民在配合武装力量进攻消灭敌人,夺取主动权的巨大作用。西贡-嘉定人民在敌军正面、后面形成连续、险要的进攻阵势,就地驻守,到处打敌,围困敌人,逼迫他们陷入被动局面,为我军的进攻创造便利条件。群众人民的一律崛起和战斗真正是主力单位进行决定性进攻的稳固依靠。许多主力单位能秘密在西贡入口站住脚是由于群众人民和党、革命基层的帮助。这是确保各主力单位出色完成任务的特别重要力量。没有人民部队就不能掌握情况,难以越过敌军防线,秘密挨近城区,也没有武器战斗。人民还直接参战,接济、保护和供养部队。

半个世纪已过去,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的胜利具有历史性意义,逼迫美军承认“局部战争”战略的失败,撤军回国。

1968年戊申事件永远是我国军民的辉煌历史篇章,其肯定党的领导作用,尤其是创新运用越南军事艺术的能力,把握机遇,提出正确、创新的战略主张;1968年戊申胜利还是英明选择进攻目标和方法,是武装力量官兵和人民的勇敢战斗精神,以和平和统一渴望铸就胜利。

至今,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的独特之处仍保留原来的价值。其宝贵经验教训应得到继续研究,创新地运用,营造全民族在建国卫国事业的综合力量。

越共中央委员、第七军区司令武明良中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