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金350vip > 军史 >

江心跳板新浦金350vip:,茅山抗日传奇

新浦金350vip 1

新浦金350vip 2

1939年,陈毅与新四军挺进纵队司令员管文蔚。资料照片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寇大举侵入中国。从1937年 8 月 13 日上海抗战爆发,到 11 月 12 日上海沦陷,江南的大好河山很快就沦落日寇的铁蹄之下。南京失守的前夜,中国守城部队伤亡惨重相机撤退,从句容撤退的是六十六军和八十三军,撤退序列为第一六0师、一五九师、一五六师、一五四师。六十六军和八十三军各一部在句容人民的掩护下,于1938年1月10日到达安徽宁国的第三战区防区。同时这两支部队还有不少零星武装和其它守城部队的溃散官兵滞留在了茅山。

今天的江苏省扬中市,又名太平洲,四面环长江,由江心诸洲组成,南北长30余公里,东西宽平均不足10公里,形成“头顶一江水,脚踩一只盆”的特殊地形。抗日战争时期,为了执行党中央关于新四军向东向北发展的方针,陈毅等人在慎重考察之后,在当年扬中县人民的支持配合下,建成了这块我军驰骋长江南北的“江心跳板”。颇具浪漫情怀的陈毅还留下了“江心跳板稳如山,众寡悬殊不等闲”的豪迈诗篇。

南京陷落敌手,疯狂的日寇在南京进行了一场震惊中外的大屠杀。历史把日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和第十六师团中岛今朝吾永远地钉在了羞辱柱上。句容是南京的近郊,宁杭公路穿城而过经天王寺向杭州方向延伸,句容就成了南北交通的要道。日寇占领南京以后,随即便派重兵把守句容,在县城、天王寺、茅山、东湾建起了据点,确保公路运输的安全。朱巷、蔡巷、神村、大冲、白龙地、徐家边、白扬、六角、刘家棚子、上下段庄等几乎被焚烧殆尽,茅山一带也笼罩在一片战争的恐怖之中,日军的据点、公路两边早被夷为平地,一些昔日繁华的城镇死了一汪死水,乡野里百姓扶老携幼举家逃命。

谋划实施“江心跳板”的战略构想

35岁的许维新看到中华民族遭到日本侵略者蹂躏,劳苦百姓还倍受恶霸财主的迫害,心中充满悲愤。他在磨盘和南镇街一带组织近300人枪的队伍,活动在句容、金坛、溧阳、溧水四县边境,抗敌自卫。许维新威望颇高,不少人拜他为师,当时的门徒、学生不下于二千人。1938年4月23日,蔡巷据点4个日军到白杨村追逐幼女企图奸污,正好被许维新看到,他义愤填膺,带着村里的群众,当场打死3个日本兵。第二天,日本人来报复,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马场惨案。

毛泽东早在1938年5月4日给项英的指示信中,就曾明确指出:“在茅山根据地大体建立起来之后,还应准备分兵一部进入苏州、镇江、吴淞三角地区去,再分一部渡江进入江北地区。”文字很简短,却显示出中共中央一个重要的战略意图:即从长江南北两面向东向敌占区发展,夹江而阵,正好扼住华中日军运输兵员、供应品和掠夺品的咽喉,对扼制日军有很大作用。陈毅在领导新四军创建苏南茅山根据地的同时,就已开始谋划向东向北分兵发展。

1938年4月28日,新四军组建了400余人的先遣支队,在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司令员粟裕的率领下,从皖南岩寺出发,揭开了新四军东进抗日的序幕。早在茅山抗日根据地建成之前,新四军第1支队司令员陈毅就以无产阶级战略家的眼光,派管文蔚的挺进纵队过江控制江都的嘶马、大桥、吴家桥。挺纵攻占扬中后,将江北、扬中、江南联成一片,使新四军有了北上的江心跳板和桥头堡。在茅山根据地大体建立起来后,陈毅又派陶勇、叶飞分别率苏皖支队和挺纵过江,扩大了活动区域。

陈毅在多次实地考察后,认为扬中是天然的水上交通枢纽,是渡江向北发展的最理想的地方。扬中岛东北岸线面对苏北,西南岸线面对苏南,120多公里长的江岸线上,港口码头多,船只多渔民多,加之远离城市和铁道线,敌伪鞭长莫及,还有河港交织、树竹丛生的地理特点,可以使敌人小部队来了不顶用,大部队进来施展不开,对新四军开展游击战极为有利。再加之扬中土地肥沃、盛产稻米,是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军队的给养可以得到保证,新四军在这里可以建立牢固的抗日根据地。为实施好这一战略构想,陈毅指示由管文蔚任司令员的新四军挺进纵队,把丹北抗日根据地很快扩大到长江南岸后,迅速占领江心的扬中,“把跳板架在长江上”。

同年6月,新四军挺进苏南,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陈毅率领新四军一支队来到茅山,在乾元观里设立了司令部和政治处,点燃了抗日的烽火。让陈毅没想到的是,新四军初到茅山就交上了好运。先遣支队一部在粟裕指挥下,在镇句公路韦岗附近伏击日军运输车,经过半个小时激战,击毁日军汽车4辆,毙伤日军土井少佐以下20余名,缴获长短枪10余支及日钞7000余元。陈毅接到韦岗战斗的捷报后,当即赋诗一首表示祝贺:弯弓射日到江南,终夜喧呼敌胆寒;镇江城下初遭遇,脱手斩得小楼兰。

1938年10月8日,“挺纵”第一支队打下了扬中,收复老郎街、三茅镇等地。部队进攻三茅镇时,却发现它是一座空城,盘踞扬中的与日军有勾结的国民党顽军并未就歼,“挺纵”司令员管文蔚立即派参谋向陈毅报告情况。陈毅判断这里可能有诈,果断地派人送去亲笔信,急令管文蔚把部队撤回来。果然不出陈毅所料,扬中守敌事先得到“挺纵”要攻打扬中的风声,早已把兵力分散隐蔽到乡间,并从江北增兵一个团,准备在新四军占领三茅镇后,立即以四个团的兵力围而歼之。

韦岗战斗是新四军挺进苏南敌后的处女战,这次战斗虽然规模不大,但其意义却不同一般。仿佛一个神话,鼓舞了许维新等茅山民众的抗日斗志,新四军的威信大增。陈毅对茅山这块福地更加尊崇了,他找了很多有关茅山的地域资料,通读研究道教文化,茅山的经戒、科仪、符箓、斋醮、炼养、金丹、医药让他神奇,茅山的淳朴的民风与的厚重的历史文化让他入迷, 三茅真君陶弘景葛洪等高道在山中执著的修炼更是让他感慨良多。

1939年1月,“挺纵”第二次进击,彻底击败了国民党顽军保安第9旅的贾长富团,解放了扬中全岛,扬中得以巩固。“挺纵”一部进驻长江以北的大桥、嘶马地区,开展抗日游击和群众工作。“挺纵”在新四军第2团一部的配合下,接管了江北江都县的长江北岸地区。然后,又迅速向吴家桥以北地区发展,建立了苏北“桥头堡”。就这样,从长江南岸的丹阳到江心的扬中,再到长江北岸的江都,一条宽阔的“跳板”在万里长江中架起来了。

夜晚的煤油灯下,陈司令员伏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通读典籍,仿佛回到了理想中的桃花源,回到了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没有战争,充满和平的诗意年代(未完待续)

建设政治上的“范例跳板”

“挺纵”第二次进驻扬中后,在管文蔚司令员的陪同下,陈毅视察了这块“江心跳板”。陈毅指示,扬中不但要成为军事上的跳板,还要成为政治上的跳板,成为给苏北广大群众及绅商各界人士展示的范例。

陈毅还特别给“挺纵”重申了群众纪律,批评了一些过“左”的行为。他给管文蔚详细交代:扬中地处要冲,商贩往来于苏北、上海等地,数量多影响广,必须注意执行好共产党的政策,他又吩咐要尽量把扬中各界代表人物吸收进抗日民主政权中来。1939年春,“挺纵”战地服务团和扬中县青年抗日团共同创办了扬中第一份抗日报刊《群众导报》。该报由陈毅题写报头,3天左右出一期。该报积极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揭露日军的滔天罪行,及时报道抗战战局发展情况,鼓舞群众抗日斗志。

扬中作为政治上的“范例跳板”,是战争年代我们党和扬中人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深情浇灌而成的。“挺纵”进驻扬中后,在政治上加强基层政权建设和保障群众利益。1939年秋,“挺纵”在扬中成立中共扬中县工作委员会,李中任县工委书记。我党我军在思想上高度重视党的群众工作,部队官兵在驻扎期间视当地人民为亲人,帮助老百姓开荒种地、采摘芦苇、捕鱼摸虾。同时,他们又在军事上捍卫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多次展开保卫扬中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战斗。

扬中人民也以实际行动回报党的恩情,比如被誉为“赤胆巾帼”的严桂珍。1940年秋,正在江边采芦苇的严桂珍遇到被日军开枪打伤的新四军干部陆朝彬。她冒着生命危险把陆朝彬背下堤岸并且藏到家中,请来医生为他治疗。为了陆朝彬养伤期间的安全,她托人把自己的儿子贾常南送到上海当学徒,让陆朝彬顶替自己的儿子、改名为贾常南住在家中。经过严桂珍三个多月的精心护理,陆朝彬伤愈归队。临别时,他深情地喊严桂珍“妈妈”。严桂珍也激动地说:“我原来只有一个儿子,现在你就是我的小儿子。”严桂珍还担任中共地下党秘密情报员,曾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掩护革命同志、传递重要情报。

“江心跳板”保障新四军转战大江南北

1939年10月,在苏州、无锡一带活动的由叶飞率领的江南人民抗日义勇军奉命移师扬中,与管文蔚率领的“挺纵”会师合编。当月26日,会师合编大会在扬中八桥镇广善堂广场召开,会场上“热烈庆祝江抗、挺纵上升为主力”“挺进苏北、坚持抗战”的口号声此起彼伏。陈毅代表新四军军部祝贺两支部队会师合编成新的新四军挺进纵队,上升为主力部队,并介绍了国内外形势,勉励大家团结一致,战胜困难,英勇杀敌,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接着,叶飞宣布合编后的干部名单,管文蔚任挺进纵队司令员,叶飞任政治委员兼副司令员,张藩任参谋长,陈时夫任政治部主任。新的“挺纵”下辖第1团、第2团、第3团、第4团,乔信民、徐绪奎、梅嘉生、韦永义分别担任各团团长。

会师合编后,新四军挺进纵队投入了紧张的整训,并在扬中开展了机智灵活的抗敌斗争,粉碎了日伪利用长江天堑对长江南北的严密封锁,保证了新四军主力南北转战战略部署的顺利实施。当年年底,第2团开赴江南坚持武装斗争,其余大部分部队于1940年1月挺进苏北,参加了同年10月著名的黄桥战役,剩余小部分部队继续留在扬中活动。新四军挺进纵队为创建苏中、苏北抗日根据地,沟通华中与华北的战略联系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此外,经由扬中这块“江心跳板”,陈毅秘密三进泰州开展统战工作,陶勇率领新四军第1支队第4团第2营到苏北与皖北交界处建立苏皖支队,叶飞率新四军第1支队第6团主力到苏北开展抗战斗争。1940年7月,粟裕率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和主力部队再次经扬中渡江,与江北新四军挺进纵队、新四军苏皖支队顺利会师,成立了新四军苏北指挥部。1943年1月,扬中县抗日民主政府动员大批船只,护送新四军第1师第2旅渡江南下。

续写“江心跳板”传奇

194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于10月10日在重庆签署了《双十协定》,约定“和平建国”。我党为顾全大局、履行协议、坚决避免内战,决定把长江以南八个解放区的干部、战士撤到长江以北。中共扬中县县委调集了百余条木船,完成了南接北送的光荣任务。

1949年的春天,在波澜壮阔的渡江战役中,扬中这块“江心跳板”又一次发挥了重要作用。国民党军为了阻碍人民解放军渡江,在渡江战役前将沿江的船只抢的抢、砸的砸。扬中老百姓纷纷将船只藏了起来。解放军到来后,利用这些船只在扬中的北夹江上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训练。4月22日下午五六点钟,扬中人民驾着几百条船只从扬中岛西线迅速渡江,驶向长江南岸的丹徒县伏园乡渡口,将人民解放军官兵送过长江。

这一历史性的画面被新华社随军记者邹健东抓拍了下来,并以《我送亲人过大江》为题,发表在当时的《新华日报》上。在渡江江面上,只见一位身材瘦小、梳着大辫子的姑娘,挺立船头,正奋力划桨。现在这张照片被珍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扬中解放50周年时,经过多方寻找,终于找到了当年“梳着大辫子的姑娘”,姑娘名为颜红英。当年她和妹妹两人轮流划桨,父亲在船尾掌舵,父女三人驾驶渡船,把两个班的解放军战士送过了长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