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金350vip > 军史 >

独树镇战斗时谁喊出,独树镇镇门

图片 1

图片 2

大致早晨时刻,前梯队到达了独树镇左近,打算从七里岗通过公路,而那时独树镇已敌兵四伏。先行达到的国民党西北军115师和骑兵团封锁了公路,盘算阻住红八十八军前梯队发展的征程。由于强风洪雨,能见度低,红军直到眼前才察觉敌人,又拉长天气阴冷,战士们手指化学烧伤,有时拉不开枪栓,只能被迫撤军。国民党军见攻其一点比不上别的,对解放军进行了熊熊的进击,从两翼将红军团团围住。意况万分奄奄一息。 那个时候,红八十四军中二个贪生畏死的奇士军师老板,骑着多只黑骡子仓皇而逃,还大声喊叫着:“大家被包围了,过不去了,各自逃命吧!”不经常间,少数武装中冒出了凌乱。在这里十分危殆的时刻,政委吴焕先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赶到先头团,命令225团3连营长王芳文教导全连冲到前面去反扑。他得悉,红军所处的是一片开阔地,无所依托,过河卒子。吴政委对着阵容大声喊道:“同志们,就地躺下,坚决顶住敌人!”说罢,他又竭力屏弃披在身上的大衣,从身边的通行队员身上抽出生龙活虎把长柄刀,振臂高呼:“同志们,今后是险象跌生的关键时刻,绝不可后退!共产党员跟笔者来!”他的声息坚定而填满力量,被冻得苍白的脸孔因为感动而泛出了生龙活虎层红光。部队火速稳住了阵脚,战士们登时趴在泥水里,相互帮着拉开了枪栓,对仇敌看准射击;机枪射手们用手帕套住扳机向后拉,向敌军射出埋怨的枪弹;交通队的战士们在手握折叠刀的吴政委的指引下,临危不俱地迎上去,顶着风雪,一手挥着长刀,一手举起初枪,奋不顾身地向仇人冲去,就连未有火器的搬运工,也拿着担子与对头张开了白刃格视若无睹,四野里随处都回响着上窜下跳的铁器撞击声。大战特别销路好、险恶,国民党军依据有利时局,以密集火力疯狂阻击,而不屈的解放军战士们贰回又二遍地把仇人顶了归来。 此时,留在后梯队的副元帅徐武威率后续部队赶到,并立即投入战役。血战持续了半天,红军将士终于将敌人杀退,出色重围。 随后,红三十九军为蝉壳敌军的后续追堵,不顾鏖战后的疲倦,穿过敌军空隙,途中打退多股追击的敌军,终于步向伏牛山区。

1935年12月25日,红八十四军高举“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工人和村里人红军第二抗日先遣队”的指南,从江苏省光山县何家冲出发,起先长征。在抽身国民党军多次前堵后追后,红五十三军希图向青海西面包车型地铁伏牛山区打进。

(作者系军史读书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商量员卡塔尔

就在这里儿,国民党军察觉红二十三军有“经象河关及独树镇、保卫安全寨之间西窜企图”,飞快调度安插,令第40军115旅进至方城县独树镇、七里岗、砚山铺风度翩翩带,迎头堵击红军;驻扎在舞钢市的第40军骑兵团,南下保安寨担负协作;第116旅则由新野北上南召,以阻挠红三十四军进入伏牛山区。国民党军“豫鄂皖三省追剿队”5个支队和第40军骑兵第5师,那时也在解放军前边牢牢尾追。时局一定殷切。

为了防御敌人追堵合围,保持军事有盘旋的后路,红六十四军领导决定以224团、225团和军直属队为前梯队先行出发,以223团为后梯队阻击尾追之敌。部队出发时,天气温度溘然减少,雨雪交加,寒风刺骨,衣着单薄的红军战士忍饥冒寒,个个龙马精神地向桐柏县独树镇进步。

独树镇作战旧址——独树镇镇门

大致晌蛇时段,前梯队达到了独树镇相近,筹算从七里岗通过公路。而那个时候独树镇已敌兵四伏。先行达到的国民党东南军115师和骑兵团封锁了公路,企图阻住红八十九军前梯队发展的征程。由于风雨凄凄,能见度低,红军直到前面才察觉仇人,又助长天气阴冷,战士们手指电烧伤,有毛病拉不开枪栓,只能被迫撤军。国民党军见有机可趁,对解放军实行了火热的强攻,从两翼将红军团团围住。情状拾分危险。

当时,红七十二军中三个贪生怕死的总参经理,骑着三只黑骡子仓皇而逃,还大声喊叫着:“大家被包围了,过不去了,各自逃命吧!”偶尔间,少数大军中现身了凌乱。在此十分危险的每20日,政委吴焕先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赶到先头团,命令225团3连上士杨凡文指导全连冲到前边去反扑。他获悉,红军所处的是一片开阔地,无所依托,过河卒子。吴政委对着阵容大声喊道:“同志们,就地躺下,坚决顶住敌人!”说罢,他又奋力放弃披在身上的大衣,从身边的通行队员身上收取黄金时代把大刀,振臂高呼:“同志们,以后是危殆的关键时刻,一定无法后退!共产党员跟笔者来!”他的音响坚定而填满力量,被冻得苍白的脸蛋因为感动而泛出了豆蔻年华层红光。部队快速稳住了阵脚,战士们登时趴在泥水里,相互帮着拉开了枪栓,对仇人看准射击;机枪射手们用手帕套住扳机向后拉,向敌军射出愤恨的枪弹;交通队客车兵们在手握大刀的吴政委的引路下,从容不迫地迎上去,顶着风雪,一手挥着折叠刀,一手举开头枪,奋不管一二身地向仇人冲去,就连未有军火的搬运工,也拿着担子与对头打开了白刃格视而不见,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里到处都回响着丁丁当当的铁器撞击声。大战相当红爆、险恶,国民党军凭仗有利时势,以密集火力疯狂阻击,而不屈的解放军战士们三遍又壹处处把敌人顶了回去。

那儿,留在后梯队的副准将徐酒泉率后续部队赶到,并立时投入战役。血战持续了半天,红军将士终于将敌人杀退,优越重围。

随后,红七十九军为脱位敌军的接续追堵,不管不顾鏖战后的疲态,穿过敌军空隙,途中打退多股追击的敌军,终于走入伏牛山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