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金350vip > 军史 >

7平方公里的战区

图片 1

1952年11月25日,朝鲜半岛中部五圣山南面,537.7高地和597.9高地就位于这个面积只有3.7平方公里的小山头。这两个高地的南面,是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

图片 2

65年过去了,这个名叫“上甘岭”的小山村,和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等一个个英雄先烈的名字,以及那支被称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部队,被所有中国人铭记!

图片 3

那年那日,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动用320多门火炮和近200辆坦克,以每秒六发的火力密度,已经对这两个高地狂轰滥炸了40多天。190余万发炮弹,5000余枚炸弹,火力密度远超二战最高水平,将上甘岭主峰标高削低了整整2米!而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五军,在如雨点般倾斜而下的炮弹轰炸中,靠着落后的武器装备顽强抵抗。一场双方连队间的攻防战,最终演变为一场参战兵力超过十万人的惨烈拉锯战。双方反复争夺阵地59次,志愿军共打退联合国军900余次冲锋。最终,联合国军被击退,志愿军将胜利的旗帜插在了早已寸草不剩的高地上!

图片 4

今天,那面旗帜仍存放在我军空降兵部队的军史馆里,不足两米见方的旗子上密密麻麻布满了足有381个弹孔,足以可想65年前那场战役的残酷程度,也更加令我们对志愿军战士肃然起敬! 战役打响前,彭德怀总司令指着朝鲜半岛的地图,斩钉截铁地对十五军军长秦基伟说:“五圣山是朝鲜中线的门户,失掉五圣山,整个战场会一马平川,我们将因无险可守而不得不后撤两百公里!你要记住,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秦基伟将军则发誓,“抬着棺材上上甘岭!”

图片 5

使命沉重,任务艰巨。然而就是靠着一腔血性虎气,十五军45师驻守两个高地的两个连又一个排,在兵力、火力对比极端悬殊、后勤补给异常困难的情况下,以伤亡550人的代价,打退了敌军数十次的进攻。

图片 6

当上甘岭表面阵地第一次全部失守,45师逐次投入的前沿部队15个步兵连已全部打残,最多的只剩下三十来人,少的甚至编不成一个班。45师师长崔建功说道,“打剩下一个营我当营长,打剩下一个连我当连长!”

图片 7

经过昼夜激战,志愿军守备部队全部转入坑道作战,白天抗击敌人对坑道的破坏,夜间再主动出击,战士们在坑道内坚守了整整十天。弹药补给成了难题,比弹药更缺的是粮食和水。45师7连连长张计发回忆道,“到后来,尿成了我们唯一的水源,尿非常珍贵。”经受炮火炸弹与饥饿干渴的折磨,那是与死神作伴的度日如年的十天。山头被削平了,可志愿军战士们为配合大反攻用血肉之躯筑起的地下长城,仍巍然屹立!

图片 8

图片 9

美国人至今也想不通,原本计划动用两个营兵力、5天时间结束的战斗,最后缘何投入七万多兵力和上百万发炮弹,花了43天都没能打赢。这种“谜一样的东方精神”源自何处?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西点军校的军事专家们靠经验和逻辑就能解释清楚的,也不是用电脑进行模拟推演就能得出来的,因为这是一个受尽压迫的民族重新觉醒后迸发出的雄浑力量!

图片 10

看看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在这个日子里他们会降半旗,会穿着当年朝鲜战争时期的军装游行,会请老兵讲讲当年的故事,会组织学生和各类民间团体讨论朝鲜战争的意义及与当今世界的关系等等。看得出来,上甘岭战役对美国人而言,是他们心中抹不去的创伤,他们反思这场战役,同时也会将这份反思一代代传承下去。 而我们今天纪念上甘岭战役,是为了牢记先烈的流血牺牲,从而更好地砥砺奋进!

图片 11

当年在上甘岭打退美军数百轮冲锋的那支志愿军部队,经过历次变革调整,如今作为我军空降兵部队唯一一支机械化力量,正举着“上甘岭特功八连”这面自豪的旗帜,冲锋在改革强军的第一线! 今天,我们大力弘扬“听党指挥、英勇顽强、艰苦奋斗、团结友爱、严守纪律”的上甘岭精神。这种精神,必将在我军官兵当中世代以继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