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金350vip > 外国军情 >

学者称日本应牢记二战教训警惕大日本主义复活,东亚邻国应做两手准备

  作者:冯昭奎 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

  中新网10月21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近日发表文章称,最近,关于日本走向的话题不绝如缕,是走向军国主义,还是继续和平主义?日本何去何从,关乎区域兴衰与福祸。因为日本无疑是个问题大国。观察日本发展走向,离不开两面镜子,即历史和日本国家路线。

  8月15日是日本战败66周年。在今年“3•11”地震后,站在历史转折点上的灾后日本应寻找一条怎样的出路,关系着亚洲的未来。

  文章摘编如下:

  20世纪初,日本出现过“大日本主义”与“小日本主义”的争论。日本著名思想家和评论家石桥湛山认为,大日本主义的要害是鼓吹不仅要防卫“主权线”(指日本本土)、而且要保护“利益线”(与日本经济利益相关的外国及其海域)的军事扩张理论。“大日本主义是把军事力量和武力征服放在首位的军国主义、专制主义、国家主义”,核心是“军事立国论”。而“小日本主义则是通过改革内政,促进个人自由和活力,立足于产业主义,以达到利国富民之目的”,核心是“产业立国论”。

  一是“历史”镜子

  在战前军国主义狂潮翻滚的形势下,石桥主张的“小日本主义”被认为是“痴人说梦”,无法阻挡日本走上侵略战争道路。日本在二战中的惨败恰恰证实了石桥“大日本主义幻想”必将破灭的预言。当许多日本人在战败之初为国家前途感到忧心忡忡之际,石桥却认为战败“正是实现小日本主义的绝好机会”。这是战后日本人思想解放的最有代表性的话语。

  以历史为镜看,日本历史,尤其近现代史书写的历史真迹、文化历史观,是一面挪不开的镜子。几百年来,日本从未放弃过征服亚洲(东亚)大陆的基本政策,其核心是赤裸裸的侵略扩张。其思想渊源是德川幕府末期出现的“海外雄飞论”。所谓“海外雄飞论”,是当时日本儒学家、国学家和洋学家从不同角度集中论述的对外扩张主义思想,矛头指向朝鲜和中国。

  挣脱了“大日本主义”思想紧箍咒的日本,紧紧抓住战后科技革命和石油文明兴起等各方面有利条件,大力振兴经济,到1978年超过苏联成为世界GNP“老二”。至2009年,日本保住“世界老二”地位长达31年。在“企业本位”的社会体系中,企业税后收入差距从战前的100倍缩小到1980年的8倍,所以战后日本是以相对平等的国家姿态和不断提高的国民素质而成为世界“老二”的。

  民族性的东西是有历史传承的。桃太郎传说就根植于日本民族的历史中。桃太郎传说作为一种精神象征物,深深地镶嵌在日本人的灵魂里。桃太郎传说体现了日本民族精神:为财富侵略别族。日本文化中还有一种“皇国史观”,即军国主义历史观,其核心就是把日本说成是“神的国家”,日本的国土等都是“神”给的;将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的侵略战争说成是“自存自卫”。今天安培政府及右翼的言行、历史观和“自豪感”无出其右。

  上述成就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正是遵循“小日本主义”的思想路线而得以实现。但随着经济高速增长,日本从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萌生“大日本主义”的回潮,虽然这并非“日本军国主义复活”,但日本确在渐渐偏离战后20多年遵循的“小日本主义”,其实质就是把发展的着眼点渐渐从“国民”转向“国家”,要让日本成为“与西方平起平坐的世界大国”,在外交方面与周边国家不断发生摩擦,在内政方面不能适应经济形势变化推进真正的改革,在发展战略方面错误地推行了核电冒进政策。如果说,池田内阁在1960年提出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体现了一个着眼于富民的“小日本主义”发展观,那么在1979年三里岛事故和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后继续坚持的核电冒进战略则体现了一个着眼于“强国”的“大日本主义”发展观。当时日本政府搞核电大跃进,当然是为了延长经济高速增长,但未必没有那种既不发展核武又要核武技术和材料、既不违反“无核三原则”又“藏而不露”的良苦用心。

  日本军国主义不是现在才有的,而是有其历史原因。从明朝中叶倭寇祸害邻国起直至现代,日本奉行的就是军国主义路线。日本若不能从“错误的思想”(文化、历史观)中走出来,就难以走上正确的道路。

  总之,在“大日本主义”的理念下,日本这种“只要可以增强国力,不惜饮鸩止渴”错误指导思想,本质就是重拾为了国家主义而牺牲“以民为本”的“大日本主义”路线。所以,站在历史的拐点之际,日本希望成为一个怎样的日本,战前的惨重教训和战后的丰硕果实,已经给出很好的答案。▲(作者是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

  二是“国家路线”镜子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现实的镜子尤为重要。即建立在某种发展观(战略思维)上的国家道路或路线。观察日本是否继续它的“和平主义”路线,更重要是看它正在选择走什么道路。日本国内有三条道路争论:一是走“和平主义”(也称“小日本主义”);二是走“大日本主义”(国家正常化);三是走遵循区域化、全球化趋势的竞合路线,即加藤嘉一的中间路线。

  “和平主义”和“大日本主义”的发展观,是日本思想家石桥在20世纪初提出的主张。“大日本主义”是把军事力量和武力征服放在首位的军国主义、国家主义,核心是“军事立国论”。而“和平主义”(“小日本主义”)则是通过改革内政,促进个人自由和活力,立足于产业主义,以达到利国富民之目的,核心是“产业立国论”。

  选择“和平主义”的“绝好机会”是日本战败;上世纪50至70年代,约莫实行了30年。从20世纪初开始的大部分时间里,日本都在奉行“大日本主义”。

  现在奉行“大日本主义”主要依据是:日本自然禀赋与市场条件,认为国家地域狭小且资源禀赋先天性不足,完全无法满足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国际情势变迁,认为实行70余年的“和平宪法”已经不适应国际形势,与其经济大国地位不相称;“军事立国论”现实基础具备,战后建立的雄厚工业基础、科技实力、物质财富、人才储备及军事实力,为推行“大日本主义”提供了物质条件。

  日本是一个“忍者”国家,崇尚“武士道”精神。它以何种方式去追求“大日本主义”日本梦,确实难以臆测。需要指出,日本已发展到了某种历史关头,它选择什么样的国家发展路线,对东亚邻国影响不可掉以轻心,东亚邻国可谓是首当其冲。若无法把握其和平主义,那么“两手准备”就是唯一可行的选择。(张长弓)